诡物(1)

“老板,你这块玉还挺漂亮啊!”挺着将军肚的男人很费力弯下腰,从狭小店铺灰扑扑一角捡起一块灰扑扑跟块石头似的配饰。巴掌大“玉石”只有隐约可见断断续续的浅浅沟壑,加上满布石体丑陋褐黄土斑,这人还能理所当然的说出“漂亮”两字,也算不凡了。

可惜应景穿身长衫的老板只是躺在摇椅上看着手中枯黄书卷,小店外是一棵郁郁苍苍的大槐树,白色槐花带着几点翠绿从黛色树叶中一点点垂下,像是挂在琉璃瓦下的一串串珍珠。明媚淡蓝在树叶闪烁处洒下丝丝光绦,给有几分黯淡的小胡同增添几抹灵气。

看老板并不理会自己,一身正装的客人忍不住抹抹额上隐隐渗出大滴汗珠,莫非自己找的不对?

“这,老板要不你给点提示?”男人一边痛苦将玉石...

18 Nov 2014

物语 第七章

不完整版我删除了^_^,感谢每一位愿意看下来的妹子们。终于可以刷正题了233不容易啊不容易,我可以保证,前面每一章(除了第三章)都是必须的伏笔,如果记不清楚伏笔到底在哪里,各位需要我在最后给链接吗?^_^


高英杰有些郁闷的看着四周。

现在的他们处于一片由阵法凝聚而成的空间中,刻刀乔一帆,玉笔安文逸,风铃包荣兴,还有暂时不能完全化形的手串邱非都在。困住每个人的阵法都不同,身为银针的他因为只能治疗而只是最简单的禁锢阵;一帆的是禁锢虚空;安文逸的阵法压根就不存在符文,是由叶修前辈临时抽空的能量空洞;包子所处的环境完全是真空,明显是预防他的音波;至于邱非,高英杰有些...

29 Jul 2014

物语 第六章

恭喜我吧,累死累活了五章,我总算可以让反派露个脸了╮(╯▽╰)╭


看着徐晴游刃有余的端着酒挑选猎物,借着复制了少天能力的镜石伪装成调酒师一名的叶修正苦不堪言。

因为在场人数过多,镜石复制的能力又只有三成威力,为了表现的合情合理,叶修不得不舍了老脸,有生以来第三次利用作为名器之灵强大的自身魅力。

然后叶修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只知道物灵特有的吸引力容易让人族产生好感,从而方便催眠什么的,更是危急时刻逃命利器,所以破天荒的,那几本相关小册子他都背的溜熟。但谁能告诉他,这帮恨不得把整个身子都往他那儿倒的男男女女,还一个个自以为聪明请他喝一杯,大胆点都邀请一起过夜——这是东方吧!...

23 Jul 2014

物语 第五章

在什么地方,物灵能够大量而不被怀疑的汲取人气?

古代的时候,最佳选择是青楼剧团,尤其是需要领悟七情六欲的先天灵物,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也不失为一个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了解人性的好去处。价值高昂的本体所决定的的吸引力,能让她们过得很好。

不过到了现代,最佳汲取地点就成了灯红酒绿的酒吧。

连续几天都没有接到虚晶阁主的通知,徐晴开始不耐烦,她已经错失了许多猎食机会了。在这次受损中,尽管被那位用选择出的精血补齐本体,因祸得福成为了双色水晶,价值反而增高。但前提条件是,恢复损耗的精气,重回晶莹剔透的梦幻光泽。

她可没耐心修炼个千儿八百年,效果还不好。直接掠夺人气不就好了,那种连方法都不清楚的...

22 Jul 2014

物语 第四章

张生很痛苦的打了个哈欠,当然,这是很正常的,除了梁上君子,有几个正常人能在半夜依旧神采熠熠精神饱满。

用放在书桌上的硬木条拨了下油灯,灯很简陋,就是普通的土碗中倒了浅浅的一层还有不少黑色渣滓的棕色油,浸了短短一根灯芯草,用火石点燃露出油面的极短灯芯,发出昏黄微弱的一点灯光。

破庙外传来呜呜风声,张生不由得紧了紧衣服,好冷,如果能再吃点干粮就好了,不行,钱不多了,必须得省着花,离会试还有一段时间。还是好好看书吧,乡试自己差点就险些因为昏倒而名落孙山,这次可不能再这样。

强行忍住胡思乱想,张生又强行把注意力集中在典籍上,当他再度抬头,勉强合上的破旧庙门却有了敲门声。

张生脸色白了白,夜半时...

17 Jul 2014

物语 第三章

徐晴强忍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

“这女的脑子有问题吧?大热天穿这种衣服,要不要给疯人院打电话?”

“难道是在玩COSPLAY?但那裙子看起来好漂亮,应该价值不菲吧?屌丝真心伤不起啊。”

“得了吧,哪家cos是这造型啊?那头发都是完全按照古代造型弄的,更别说衣服,我以我历史本科生的身份发誓!”

“难不成是拍戏?”

“那这演员真够敬业,这温度还敢穿这么多,啧啧啧。”

徐晴在认真考虑,和那个该死的虚晶阁主打一架,胜率是多少。

那张破单子上就简简单单三行字:

正午十二时

中心广场大钟

过去

很好,那个过去肯定不会是让自己到哪儿去,应该是穿越的意思,再向好姐妹楚云秀打听一二,好的,九...

17 Jul 2014

物语 第二章

叶修慢吞吞的把东西收拾好,取出的翡翠被小心放置在垫了丝绒的木盒中,又在四周填上柔软的棉花。合上盖子,把安文逸的本体,白玉笔提起蘸取朱砂,在特质桃木纸上画了三道灵符,再用这三道半尺长的黄纸将木盒细细缠绕。

虽说自己的画符能力肯定比不上天赋“阵”的小安,但想在自家一亩三分地上破开这三道独有的灵符,肯定也不会是容易的事儿。

先把刻刀玉笔放回隔壁各自的位置,再穿过回廊进入自己的房间,把暂时放在衣袖中的盒子锁好。这里是阵法的中心地带,除非那帮还不能彻底化灵的家伙统统全力出手,再加上自己三日不归,否则绝对不会被破解。

不过,叶修郁闷的眨了眨眼睛,自己又有得忙了。

关上房门,叶修疾步走往不远处的大厅...

13 Jul 2014

物语 第一章 序

“叶修又在干什么?”刚醒来的珠帘叮叮咚咚的发出悦耳的碰撞声。

貔貅镇纸皱了皱眉头,睁眼看了看沙漏,金银混杂的沙砾在泛着蓝光的水晶中漏下大约四分之一,显示时间不过凌晨六点,”闭嘴!“

”黄少天,现在才几点?“很可惜,霸气十足的貔貅镇纸到底还是喊晚了几分钟,叮叮咚咚的碰撞声到底吵醒了严重守时的沙漏。

”抱歉,新杰,少天太兴奋了,“同为挂饰的双龙纹青墨玉配赶快出言解释,”少天,安静点,你是珠帘,不是风铃。“张新杰可是掌握了时间法则的,光阴流逝对他们这些古物没有什么影响,但少天的线可是混合了一些蚕丝,这要挨上一记,那可会要命的。

”哎哎,那个黄色的,你吵什么呢?老大做什么,你凭啥管啊?又帮不了...

12 Jul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