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卿白头上上签(上)

“请问道长,此签究竟何解?”面上带着几分忐忑不安,华丽衣衫的贵妇十指芊芊托着一直乌沉沉的木签,签上只有数枚有些模糊的小点,甚至没有半个文字。

抬眼看面前的妇人,青色道袍的年轻男子面容在从屋顶几片亮瓦中漏下的数缕微光以及大殿里的氤氲烟火,看不清细节。

依惯例,解卦者大多只会递给求签信徒一纸墨字而不发一言。这并不出奇,作为解卦者,或多或少会有一两点不足,即使并无缺陷,却也会刻意选择不言抑或失聪眼盲。传说这是祖师爷定下的规矩,窥天道者,必有五弊三缺,这是泄露天机的代价,在金盆洗手前刻意放弃一感,为的是削弱日后的报应。

送走最后的香客,年轻的道长伴着暮色一根一根点燃供台上的红烛,同样掺入檀香末的蜡随着顶端火焰的燃烧,特殊的烟气伴随炎端舞动的白烟缓缓弥散。

上过今天的最后一柱香,作为远离俗世的修道之人,他却又在大殿后边的竹林中插上9只细细小香。杳无人烟的林子里,铺着一层厚厚的干枯竹叶,偶尔露出的湿润土地上也全是细细柔柔的青苔,唯有插香处的挡风大石处,日积夜累,留下少少细灰。

“我说啊,你成天这样,不累吗?”回到大殿,不出所料的,干干净净的石板上已经用水写出了一句话,还好,没有嚣张到再次用红蜡写在供桌上,还没等他答话,对方已经又写了一句,“小道士,成天呆在这座大殿里,你就从来没有想过走出去看看吗?”

他只是静静的誊抄起了经文,同样的话,已经不知道看过了多少遍。

最初是茫然的,他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同样款式的道袍起先穿在鹤发童颜的老者身上,他只是年复一年站在老者背后,看自己的师傅将一张又一张写满字的纸张递给妍媸美丑男女老幼体面贫穷的人群,然后继续研读手上晦涩的经书。

老者一直对他很满意,虽然从不说话,但他能够感觉得到。

直到某天,老者失去踪迹,空旷的大殿中只剩下他一人。

他只是轻车熟路的走到老者的房间,床头已经有了一套款式一样却明显新制的道袍在等着他,而来上香求签的香客依旧诚惶诚恐,他们用各式各样的语气祈求神的指引,面前解签的是谁好像从不重要。

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这里,也不会去想象外面的世界。

上香,清扫,解签,燃烛,誊写经文,日复一日的重复,也觉得没什么不好。

直到有一天,沉沉深夜,满殿烛焰摇曳,偶尔传来灯花结出的劈啪中,却多了一声叹气。

很轻的声音,如果不是接着的一句话,他几乎会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个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小道长,成天做这些,不累吗?“

”老是呆在这座大殿里,就不想出去一下吗?“

出去?

去哪里?

想了想,他重新拿过纸张,笔落书成。

”当然是那些你没去过的地方啊,山下的炊烟集市,你就从来不好奇?“

为什么要好奇?

他不觉得离开这里会有多好。

如果真的很好,为什么还要祈求虚无缥缈的存在呢?

 

 

 

 

 

老规矩,为了保持标签的和谐统一,all叶tag

我不想点明这是谁,只是想写一个诡梦

04 Mar 2015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