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一年抢课季(中)

又一次轮到叶修值班,在同事笑着问需不需要带饭时只是笑着摇摇头,转而继续带着平光眼镜编排课表,顺带狠狠诅咒冯校长一番——

昨天下午冯主席特地儿开了个会议,在一堆巴拉巴拉套话中,叶修表面上正襟危坐暗地里补着瞌睡,于是错过了至关紧要的谈话:“鉴于同学们的热烈要求,而叶老师也的确有实力担当此任,大家更没有异议,那么从此以后,叶教授的’笑论风云‘就特殊对待,不再归为任何一类素选,但任何学生有权将‘笑论风云’的3发分学分抵作其他学科类素选,仅限3次!”

在场其他老师都只能对依旧毫无反应的叶修报以同情,冯校长真是下限缺失,这么没品的主意都想得出,趁人之危,趁人之危啊!

打了个盹儿的后果就是翻了一倍,变成一周十来堂的选修,但在荣耀大学各学院以千计的新生面前,不够看是肯定的,而荣耀首席教授的工作,却可怜的变为必须尽可能从不同学院的课程表中,挑选出最适合的时间开课。

听起来还好对吗?因为还有周六周日?咳咳,要知道,荣耀大学是很大的,学院也是很多的,但公共课能用的教室嘛……摊手,你们懂的。

低头看了不知多久,叶修忍不住摘下眼镜,仰头揉捏酸痛脖颈,顺带喝了口凉茶,随着轻轻的门扉闭合声,一只熟悉而温暖的手代替,不轻不重按摩起来。

“哎哟,下手轻点!”叶修吃疼,不满瞪了来人一眼,却被对方笑眯眯递过的保温桶吸引了注意,“这是……”

“当然是您的晚饭了,叶!修!前!辈!”照旧一身白衬衫,带着无框金丝眼镜的喻文州在最后几个字上加重语气。和大学时代几乎没有变化,叶修也默默心虚一下。

“我就知道,前辈你肯定又不会吃饭,不,应该说,前辈只要一进入工作状态,总是会忘记吃饭这种事呢!”推了推眼镜,新上任的助教微笑,”听说前辈的课又增加了?“

”可不是吗,劳芬遮个魂淡(老冯这个混蛋)!“咬着东西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叶修有些不爽,努力将口中的红烧兔子咽下去,扭头夸奖,”还别说,文州你的手艺越发进步了,这兔子肉怎么炖的,好香!“

”前辈请不要试图岔开话题,“已经很了解对方,喻文州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既然已经有十多堂课了,就麻烦前辈给留两个名额吧,毕竟前辈总是忘记很多事情,还是有人时时提醒为妙!况且作为助教,也必须时时学习,省得落后。“不愧为当初最有力的校草候选人,前学生会主席笑如春风拂面。

”对了,少天最近出国留学回来就一直叨念肉吃多了不好,尤其是不怎么运动的人,“顿了一下,似乎毫不在意扫眼某人微微嘟起的小肚腩,”一直嚷嚷要进行改革,吃素最好呢。“

威胁,这一定是威胁by最近无肉不欢的叶教授。

”前辈慢吃,等下把盒子收好放地上就行,我先去交报告了。“看着叶修眼神闪烁,喻文州满意起身离开。

只剩下叶修把一根根炒油菜当做某个姓魏名琛的化工主任,食其肉寝其骨,怨恨教坏了自家乖弟弟……

吃完饭,懒懒倒在椅子上不想动,忍不住摸摸肚子,叶修有点哀伤,饿久了,好像,大概,也许,吃多了……好饱。

都怪文州手艺太好,下次让小肖送饭好了!撑的不想动的叶修带着几分郁闷想。

不过很可惜,现实没有让叶教授好好休息的意思,门外又响起有节奏的敲门声,每敲三下,就停一段时间,很明显,来人在礼节方面,绝对是非常到位的。

叶修一脸眼神死的挣扎起身开门。

于是作为三好学生的现任物理状元一进门,就被几乎摆满半个课桌的盘盘碗碗汤汤水水震惊一下,叶修顺着他视线看去,忍不住老脸一红,”那个,小周你先坐,我收拾下先。“

”前辈,吃饭!“一手拉住企图毁尸灭迹的叶修,周泽楷走过去用手摸了摸容器,一记眼刀射向监护人,”前辈!“

”叶教授这是才吃晚饭?“周泽楷背后果然永远跟着室友江波涛,”咳咳,老大的意思呢,是叶修前辈又才刚刚吃完饭,这样不好!“

叶修呵呵一笑看向知花解语的学生会宣传部部长,只让人寒毛倒竖,不过一想到下学期的素选,江波涛硬是挺起胸膛。自家哥们这口和叶教授的选课一样难弄,去年选课软件都下了3个,上了三台电脑同时抢都没斗过其他人,但既然好哥们有门路,那说什么也得拿个内部名额!

“叶教授,您看,我们室长也是关心你不是!”重新注入勇气的江波涛硬生生挺直腰板,暗示自己不能倒下,古有杜子美写诗赞青莲,现有追星一掷千金,今儿就有他江波涛为求一课不择手段!

多少人敬仰叶修已久却连说话的机会都少啊!叶修只有一个,荣耀多少学生啊!

反正,今天是他豁出去了!这课,叶教授你给也得给,不给,他也要弄到手!

 

 

那个,杜甫其实很崇敬李白,为他写了很多诗,很多都注入相当多情感,不过誉满天下的青莲居士反应平平,好像最多就是当做一个普通朋友,基本没怎么在意

当初听老师讲我就觉得,这一定能算是古代的追星族……

咳咳,不许想多!

虽然老师给的形容词是……魂牵梦萦,Σ( ° △ °|||)︴

24 Jan 2015
 
评论(2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