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三十题·当年我们都太甜·上(第十八题)

如果要让所有参赛者评价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相信出现次数最多的一定是“当年我们都太甜”。

没想到会有变态到连一个小小坑洞都运用到打斗中的德国队,愣是把刺客完成忍者的日本队长(因为舍命一击),打个比赛竟然夸张到自带厨师的法国队,(中国队后悔莫及),打着打着就一起在频道聊起文艺复兴的英国队员与意大利,风格正好相互克制的俄罗斯与加拿大……大家真只想说,奇葩年年有,只有出了国门才发现,原来到处是同类……

但这一切都在中国队出现后终止了,大家都不互喷了,矛头都统一指向了中国队,这个说牧师当狂战太不科学应该修正,那个说到底是谁允许开了语音,还有人说一个国家队竟然有五个战术人才一点也不公平,应该给予限制,以及神枪手为什么会成了这么夸张近战,最后是众口一词指责散人这个职业太过失衡,然后在中国领队一句话下失音——

要不然下次我拿24个账号卡来注册好了!

——冯主席一直维持着笑眯眯的神情,在一大堆脸色不好的荣耀主席中格外扎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他主席都体会到了他当初的痛苦,这感觉实在太棒了。

果然,叶修这种人就应该把他放出来祸害外国人才对,老拘在一处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以后凡事需要与外国人交流的场合,一律让叶修上!by得意洋洋的冯主席。

于是乐坏了的主席大人在秘书翻译说瑞士荣耀方希望可以一尽地主之宜,为各国荣耀选手安排庆祝晚宴的时候,大手一挥的同意了,于是他没看到背后的各位同行阴沉沉一笑。

所以当“肆意挥洒青春与汗水”(老魏语)的诸位选手回到下榻酒店刚刚洗完澡决定再次去威逼领队做饭犒劳大伙时,一张请柬将所有人打入地狱。

叶修认认真真看着手中蛮不错的请柬,觉得情况有点不妙……好像,大概,自己小时候在家看到母亲精心打扮时,桌上经常少不了一张精美的请帖。内容中规中矩,却被父母戏称为不见血的刀= =

叶修不认为这次晚宴会有多么的,恩,和平。

在西方宴会上不穿正装可是很失礼的行为啊!

而且估计邀舞也是少不了的……

但是,叶修突然深深担忧起了大家的舞蹈水平,小周这类经常需要拍广告的也许还好,但其他人呢?而他自己……叶修痛苦想起,自己好像已经全部还给老师了……

认真想了半天,叶修拨通了自家副队的电话,“喂,雪峰,你现在能来我这儿一下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又拨通了自家弟弟的电话,还是上个双保险吧。

虽然不会跳舞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虎头蛇尾也不是什么好现象。

还好我们带了两个女选手,叶修暗自庆幸!

 

 

 

我知道这一章太水,但是你们总得给我点时间去查一下关于跳舞的事对吧

不知道有没有写错的地方,好久不写三十题了,手生啊

20 Jan 2015
 
评论(1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