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城(序)(all叶主伞修)

刚醒来就看到满室烟雾缭绕的屋主脸色一黑,刚要开口就因为大量的二手烟咳得死去活来,偏偏搁床头柜上的半瓶水又不见踪影,自诩心性良好气的天师大人只觉气不打一处来,愤怒掏出脖子上的吊坠高声叫喊,“老鬼你五声之内给我滚过来,否则后果自负!”

飘渺烟雾中传来略嫌沙哑的轻语,“我说小苏啊,你这样可不行,大清早的乱吼乱叫,通晓事理的知道是在玩,不知道的还以为被折腾久了恼羞成怒呢!”躲在厚厚烟雾中,半透明人影呷口同样半透明的浓茶,另一只手依旧夹住只剩一小点的香烟。仔细观察就能发现香烟那上不时闪过的小小光点,如果放大到正常尺寸,繁复魔法阵将一目了然。

所以当顶着大片睡得乱七八糟,完全不符合一张帅脸的苏沐秋怒而找自家老鬼算账时,半漂浮的人影笑嘻嘻解除隐藏,将围绕大批光点,绚烂耀眼的烟屁股在契约者面前晃来晃去,换来苏沐秋愤怒至极的咆哮——

“小白你真是够了!上次那么危险你都不肯出手口口声声说要保留实力,你这这么保留的?将一大堆魔法阵布在一根香烟上?!”

苏沐秋恨不能生撕了这个不要脸的老鬼。

他始终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倒了多大的霉才会与这个老鬼定下契约。

苏沐秋,男,18岁,父母早逝,如今身为不知该怎么分类的天师苏家一脉传人。原家传道术精妙万分,捉鬼放蛊开光诅咒下药医术养小鬼无一不具,可惜苏沐秋天赋有限,学了近7年堪堪达到役鬼底线。家中长辈心急如焚,虽说自家一脉与其他道家传人都一样叫役鬼,但别家多为不入轮回的小鬼,自家向来与鬼役交情不浅。一个是当官的,一个是平头百姓,这能一样吗?

可苏家向来一脉单穿,本代传人苏沐秋偏偏天资有限水平不高。没奈何只得咬牙借用多位老祖残留力量,早早打点好鬼卒,于七月半前夕驱赶能力高强戾气不足的鬼魂经过某处,而苏沐秋则开坛做法,以祖传法器为媒,心脉热血一滴为契,虽终身不得再役使他鬼,但总好过每次冒着被反噬的危险招鬼。

结果出来的却是一连姓名都记不起来的鬼魂,而鬼魂身上那一身风衣长裤更让心情紧张等候一旁的苏爷爷气得肝疼。如此装扮,只怕死了不足百年,而作为新魂竟然连自己名字都记不起来,不是实力太差就是魂魄有缺,相比能帮到沐秋的也有限。

而苏家尽管已经没落,在役鬼方面依旧执天下之牛耳,大道三千,养蛊役鬼凶险向来第一,而自家孙儿却实力有限,这样下去,待他及冠之年的考验又如何过得去?

辗转反侧一夜,苏家当代掌权人苏晨以家主名义召开家族大会,狠心废除苏沐秋继承权,改为其他旁支青年,所幸苏沐秋尚未成年,没有与鬼界至尊达成契约,要更改倒是无碍。思来想去,苏晨集合全家之力封印苏沐秋大部分记忆,送入尘世。

封功力,改籍贯,换姓名,苏沐秋还是那个苏沐秋,但道教中人灵碟一改,也就不再是苏家少主了。凡尘一脉依旧有苏氏一脉传人,可惜已沦落为天师一派只会捉鬼的门人,比起役鬼苏家,可谓云泥之别。

唯有与苏沐秋定下契约的无名新魂被封入一块黑曜石,做成挂坠留与苏沐秋,希望能保护自家血脉不受幽灵鬼界伤害。

无论名义上是否为苏家掌权人,苏家血脉依旧是苏家血脉!

而15岁入世的苏沐秋却在两年后机缘巧合重修道术,虽然只是入门的抓鬼只法,却也渐渐恢复记忆。

以苏沐秋的聪明,稍加思考便明白爷爷的苦心,也没想着回去役鬼苏家,而是专心学习天师苏家的捉鬼之术,只是感应偏弱,不能太清楚的判断阴鬼所在位置,所以用血唤醒了契约鬼灵。

唤醒鬼魂之后的苏沐秋后悔不已,没法确定位置就没法确定吧,到不了多扔几个阵法,又不是一次性用品,何苦唤醒这心黑的契约灵?

什么时候有了飘在一边看主人倒霉的契约鬼灵了?!

 

 

 

早就想写养成的文了!

21 Nov 2014
 
评论(5)
 
热度(36)
  1. vffgvmbx8456ccxcv纵时光荏苒,愿岁月静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