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物语(4)

"陈姐,陈姐,陈姐?“看着女老板发呆,扎着马尾辫的女学生试探性喊了几声,又伸手在对方眼前晃了几晃。眼看还是没有反应,不得不将菜单卷成圆筒抵在老板娘,狠狠喊了句,”陈~姐~回~神~啦!!!“

可怜的陈果吓得下意识拉开距离,结果差点被高脚凳绊一跤,如果不是眼疾手快抓了把桌子外沿。总的来说,陈老板没出啥大问题,假如忽略纷纷扬扬洒落一地鹅毛雪。

马尾辫可没想这么多,抱着一只将脑袋都埋在女主人怀里,只露出屁股与长尾巴的花猫一个劲儿发问,”我说果果,你这是怎么了?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三观被毁了?话说你家柔柔呢?难得我骑了半天车,可不就是带我家小明来见你家柔柔吗?话说你就让你家柔柔从了咱家杜明吧,它追女追的也不容易不是?“

陈果只是木木点头。

花猫主人一个哆嗦,我勒个去啊,这谁干的好事,连我加果果都干动!不要命了不是!

将爱猫暂时放在仿大理石黑色咖啡台上,女大学生摩拳擦掌誓为死党讨回公道,却只听得脚下传来无限娇柔的几声轻喵。低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漂亮的白猫,以她在猫界厮混多年的经历竟然辨认不出品种,毛发略长,眼睛格外大,呈现出漂亮的琥珀光泽,在自己看过去时,竟然有点害羞的歪头看了她一眼就扭过头去,轻轻舔自个儿前爪,不是偷偷瞟她一眼。

白猫身后,是只纯黑色的短毛猫,一丝不苟梳理整齐的毛发在微暗灯光下依旧泛发出如一道道窄窄白色光晕,顺着黑猫的呼吸如潮水轻轻拍打海岸,小小四足上的纯白说明了它的身份,正是果果的爱猫,打遍数条街无敌手的唐柔。身边还有只黑白相间的大花猫,正试探性用鼻尖去触碰黑猫的皮毛,对方尾巴微微一动,大花猫就窜出老远,看心上人没有追究的意思有小心翼翼溜过来,如此循环往复,竟不觉厌倦。

全然没注意自家饲养者一副不忍卒视的样子,脸都扭到一边去了。走几步又回来,把坐在脚边的白猫抱了起来。摸着白猫柔顺的毛发,一边摸摸反省自己是不是教育方面出了问题,就算只是血统平凡的乡下土猫,但逮老鼠打架都是一把好手,怎么在唐柔这儿输了几次就变成这样了呢?

她现在真心想把这只混蛋寄养在柔柔这儿算了,真这么带回去,万一,万一,把姐姐可爱漂亮乖巧冷傲的小周和安静温柔的小江传染上这坏毛病!!!救命啊,我活泼听话的杜明会被姐姐给生撕掉的!

越想越担忧,正要与好朋友商量,却发现陈果依旧是一副饱受惊吓的样子。

其实这真不能怪陈果,想想看吧,早上想给不喜欢脱毛膏味道的爱猫喂猫草,却惊愕的发现自家精心种植的狗尾巴被啃了一大半,压坏了一小半,不得不剪掉让它重新生长。

结果还没处理完,柔柔就溜过来了,长尾巴甩得波浪起伏,摆明儿了是求爱抚,结果玻璃门一推开,柔柔愣了下就杀气腾特扑向堆纸板的地方,恶狠狠发出了挑衅信号,结果呢?那只不知来处不知名字不知性别不知战力的白猫竟然只是懒懒喵了一声,竟然还有心思打个哈欠?

熟知唐柔战力的她吓了一跳,几乎是百米狂奔速度冲击卧室重新翻出许久不用的枕头水枪,再以最快的速度将水枪灌满,结果呢?撑死五分钟,撑死五分钟啊,自家可爱的柔柔就已经被那懒懒散散,看上去风一吹就倒,像贵妇人手上玩物的猫咪给仰面压在地上了!看着她过来,竟然来能摇着尾巴轻叫一声?

心中极度不爽的将这只不知从哪儿来的猫捏着后颈提了起来,它也不闹,只是歪头看着自己,琥珀色眼珠滴溜溜乱转,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只是有气无力咪了声。

结果她就被这可怜兮兮的一声给蛊惑了,竟然在征得唐柔统一的情况下拿了份猫粮给它!结果呢?自己收了猫食盆没一会儿,这两竟然又打起来了!更让她抓狂的是,躺在下面露出要害的又是柔柔!

结果还没来得及训斥,这陌生的小东西就乖乖溜了下来,还亲昵舔了舔唐柔的颈部毛发,柔柔竟然没做出什么,只是嗅了嗅白猫的颈部毛发?

即使接下来白猫没做什么,柔柔却不开心的溜回了睡床,一副不想出来的样子,实在没办法,陈果不得不照常开门营业,心中却在不断祈祷周围的野猫早些过来。

没想到迎来的第一位访客就是住在邻市的好友,还在上大学的她又把自家杜明带来,看这架势是想要小猫?

亏她还庆幸柔柔今儿心情不好,店里不用上演全武行了呢!

结果这只白猫不知什么时候溜了下来,竟然还把柔柔一并带下来了!

对于同类,柔柔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过!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得太快!被一个接一个意外打击的头晕眼花,如果不是理智还在,陈老板简直想把这两抓起来严刑拷问,你们今早上的剑拔弩张是逗姐姐我玩呢!!!

不过心里却又一丝念头,或许,把这只白猫留下来也不错?

只有柔柔一个,其实也挺辛苦的。

 

 

 

 @江南望江北-原来我是手机杀手咩?QAQ 

 

对了,请忽视轮回竟然在邻市吧,太远了你们是想让兴欣内部消化吗?!

04 Oct 2014
 
评论(3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