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三十题·都是蛋糕惹的祸(7)(第十五题)

@楚药_叶修大大专用香烟  感谢GN供梗

 

黄少天很不自在的看着自家队长,双手一会儿垂下一会儿背起,身子也不断在座椅上磨蹭个不停,像只坐在炭火上抓耳挠腮的猴子。

“那个,队长,我……”黄少天突然停下,微微侧了侧头,眼睛看着地板,像是要看出花来,又像是努力组织语言,“我……”

“你心软了,对吗。”疑问的句式,肯定的语气,作为多年搭档,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在叶修一点一点分毫不差,以堪比金融分析的细致在他耳边说出一个叫黄少天的职业选手的每个对战习惯时,黄少天动摇了。

不过喻文州也没说太多,点明后对着其他人微微颔首,随后径直回了自己房间。

谁让刚才自己也险些被蛊惑认输了呢?

不愧是叶修,就算是示弱属性的讨好也能牵动每个他想要牵动者的心神,只是站在灯光下的一个简单伸手,自己却如同失去理智般伸出手,却在搭上叶修手一瞬被掌控住自己心神的人用力拉过去,重心不稳踉跄被压在椅子上,叶修却出乎意料笑的格外干净灿烂。

“我说文州,你真要继续和我冷战下去?”

不过另一位当事人却完全无法回答,谁让叶修直接坐在椅子扶手上,另一只手撑着木质,一手恶趣味借着两人位置的掩饰,在自己敏感的腰部尾椎跳起了舞。而且明显是故意的,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被叶修难得强势逼近耳语后,简直像调情。

为了不让自己有躲开的机会故意选了有靠背的扶手椅吗?完全是条件反射式的分析,却引起了叶修的不满。

分心分析的喻文州突然觉得耳垂一痛。确认关系后,自己与叶修在对方面前都有过因为过分放松而走神的举动,只是在此之前,必须保证不走神的那位比较有耐心,很明显,现在的叶修明显是后者。不过敢这么对付自己的也就这一个了吧,心中默默叹口气的想把咬着耳垂的某人推开,收到的却是一句威胁,“你给我试试?!"即使因为含着东西而显得模糊不清,却依旧有着浓浓威胁。

”我说叶神,您老就别白费力气了。“勉强维持着平日的温文尔雅,为什么偏偏是在所有人面前?!瞥了眼其他人,喻文州完全可以读出身为同类的警告威胁,相信如果这是能将思维实质化的房间,场景一定堪比星战。

无关人士看着不对早早溜了,打了多年荣耀,如果连这种直觉都没有,坟头上的草都不知枯荣几度了。

”算了,文州你慢玩。“带着几分从心底暗暗生出、不可告人的希冀,想看看这个捉摸不定的人还会做出什么。叶修却突然收手,双手撑在椅背,看着一向淡定的蓝雨队长浅棕色的瞳仁中出现穿着衬衫的倒影,却在说完话后站起身,一本正经整理略有褶皱的衣衫。

”那么,晚上所有人一起玩玩怎么样?“重新点燃一支香烟,夹在半举到胸前的手上,黛色雾气将修剪整齐圆润的粉白指甲,白皙如牙制品的肌肤,骨节分明圆润略显小巧的精致半遮半掩,却更加诱人。

随着烟圈吐出,泛着白色光圈黄铜门把的叶修突然转头,自顾自亲吻着夹着烟的食指指甲,红润的唇,淡色指甲,不仅是难以言诉的冲击,更带着只属于他们的诱惑。

收回思绪,推开房门尚未坐下的喻文州只觉得眼皮一跳。

房间斜对面的浴室突然打开,蒸汽缭绕的门缝里伸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有人回来了吗?有就吱一声!“

完全不用怀疑,这种语气,只可能是作为自己室友,带着一肚子坏水的妖孽。

只比自己早走几分钟的叶修到底怎么弄出一大堆雾气的?心有疑惑,嘴上倒是相当配合的”吱“了一声。

噗嗤一笑,”得,文州,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房间什么时候进了耗子?”擦着湿润润的头发,穿着与喻文州身上一个款式的衬衣,叶修一脸淡然的出了浴室,却不知自己的室友脸都抽了下。

问有没有人在的正常版本不是应该请他/她帮自己拿下衣服什么的吗?为什么到了自己这边就是一副大大咧咧衣衫不整神态自如出了浴室?再结合上最开始的问题,叶修简直就是可以等着自己回来才肯出浴室吧!

不小心明悟真相的喻文州觉得自己怎个人都不好了。

很多时候就算自己也会觉得不可思议,喻文州曾经有过写日记的习惯,在时不时翻出的岁月痕迹中,都会清晰记录着年少的轻狂。在初中的时候,不是没有喜欢过与某个女孩一起回家,也会因为能与她多说句话而内心欢呼,即使多年的耳濡目染让他选择了遮掩,但并不代表他放弃了。

自己确实选择了放弃学业,追逐决定的梦想而进入联盟,但从什么时候开始,脑海中那个笑起来带着小酒窝,头发总是梳成马尾辫,喜欢跳跳闹闹活波开朗女孩像被水侵蚀的古画般渐渐模糊?叶秋,一叶之秋,斗神,嘉世,生活中越来越多的是屹立山巅,难以对付的王朝创立者,最初为了队伍而竭尽,后来带着一丝好奇与知遇之恩而焚膏继晷,接着即使嘉世没落也依旧不敢放松终日乾乾,但有什么时候变得像个傻子一样痴痴追逐这个人的每一个痕迹?

什么时候,心中的她,成了他?

是因为单纯崇拜而选择进入联盟,最后不知不觉变质升华,还是一见面就不知不觉沉沦,才会不惜一切追逐光明,哪怕只是虚假的水月镜花?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从来引以为豪的自制力,总会被面前这个人轻而易举扯坏,不是没想过避免逃离,却更加难以自制。

面对叶修理所当然递过的干毛巾,喻文州有些无可奈何的接过,认命替叶修擦起了湿法。

“叶神,我记得这是冷战期!"嘴上带着不满抱怨,手上动作却是一如既往的轻柔仔细。

”怎么,不喜欢,偷偷溜进来的大老鼠?得到了好东西难道不该付给主人相应代价?“仰着头接受服务的叶修眼皮都没睁开,懒懒嘲讽一笑。

 

 

 

下一章解决所有人的问题,猜猜看,叶神会用什么手段?!

14 Sep 2014
 
评论(2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