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三十题主吴叶·微博那些事儿(5)(第十四题)

 @唯安小熊 感谢GN的梗,这章刷回忆

时间洗去浮华,只剩最初的本心,这就是我心中的吴叶!

 

 

 

作为瑞士颇负盛名的冰蚀湖,遍布葡萄园果园的苏黎世湖畔可谓寸土寸金,堪比中国的北上广最繁华地带。尽管世界十大酒店之一的瑞士阿斯科那酒店距离苏黎世湖并不远,吴雪峰还是选择了麻烦曾经结识的一位朋友。

很多人都以为兴欣战队的罗辑安文逸学历之高,堪称荣耀联盟史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知道内情的顺带认为义斩战队背景最深。但事实上,那是在老嘉世建立王朝的两位功臣背景学历没曝光的情况下——

叶修,叶氏集团董事会,叶家第一顺位继承人,17岁离家出走。

吴雪峰,美国常青藤联盟大学毕业生,24岁继续进修前夕,因为对个人人生目标感到迷茫,暂时回国休息。

不在同一水平面上的两条线却在命运的玩笑下产生了交集。

有时候吴雪峰也会想,如果24岁时他没有对家里的期望安排感到厌倦,继而要求独自外出休息一段时间,如果叶修没有接触到荣耀,如果苏沐秋没有死,如果他没有遇见叶修,如果他没有选择在三年后退役彻底离开,如果叶修没有答应成为中国队领队,如果叶修已经不再记得他,一切将会怎样?

如果没有了命运玩笑似的安排,作为大家公子的叶修,身为名牌毕业生的自己,或许唯一的交际只会是一段彬彬有礼的对话,作为董事与下属的礼节交流;如果没有了叶修依旧存在的记忆,作为国家队领队的斗神,身为金融分析师的自己,或许最终的再见只会是几句曾经队友的调笑,作为过去与现在的最后决绝。

蝴蝶的翅膀扇动,两片并不相连的鳞翅重叠,不相关的平行线打破规则的转折相遇,却又随着蝴蝶翅膀的展开而分离。即使影响未被消磨,记忆亦然清晰可辨,然随着翅膀张合而流失的光阴却不再停留。

你在荣耀中成长的重要七年,我在异国乡奋斗的崛起之路;你曾经因为失眠而半夜偷偷跑来蹭床,我过去担心失败而无奈向你抱怨;你当年气盛为我追杀他人报复出气,我昔日忧心健康替你准备饭菜。比赛前夕准备战术聊到三更,赛后收集资料看到月过中天,冬天冷得裹着棉被缩在一起,夏天热的跑上跑下买冰水冰糕。你最喜欢三条街外林姓老板家的烧烤,我偏爱对面小巷李记糕点的绿豆冰糕,你有冬天喝凉水的坏习惯,我会半夜醒来看时间……

每一个碎片都完整无缺,每一处细节都尽善尽美,每一点记忆都鲜妍明艳,一点点拼出最完好的拼图,成为吴雪峰生命中最亮的瞬间。

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里说,梦是现实伪装的满足,老一辈人也说,梦与现实恰恰相反。国外的生活并不算苦,甚至算得上天堂——比起刚起步的荣耀联盟而言,不需要再为了省点车票钱住宿费而选择在比赛前一天半夜买站票,不需要外出时总是背一瓶凉开水,不需要连训练都必须排班次……

但在短短三年内就身家千万的自己在惊醒时,回忆起的却是在老式昏黄光晕下精神抖擞讨论战术的过去,半夜偷偷一起跑出去几条街加餐的曾经,在吃到更物美价廉的餐馆欣喜记下店名地址的往日。身处高阶层的人眼中粗鄙贫穷,艰难痛苦的日子,凝聚成了小小的琉璃砂,躲在黄色沙滩中,伴着潮水偷偷乱溜,偷偷在落日的火烧云染红宝石蓝天穹,风平浪静的瞬间突然闪现唯美光辉,骄傲宣誓自己的珍贵。

回不去了,在打开QQ时不再发来消息的火红枫叶轻轻提醒他,手中外人一筹莫展的金融分析报告默默提醒他,书架上密密麻麻的法律金融书籍幽幽提醒他,餐盘中不再熟悉的牛排豌豆等食材小小提醒他——

你不再是陪在一叶之秋身边,为他遮挡攻击,打开局面的气冲云水。

你是吴雪峰,知名金融分析师,背着金融条例法律条文,在工作中勾心斗角虎口夺食的新星。

每个人都以为叶修不用微博,其实不是不用,只是不用官方认证微博。

昔日开玩笑申请的“冲哥”“秋叶”中,密密麻麻几百页的记录,虽然大多都是吃了没晚安早上好一类国人习惯性问好的没营养话语,却从申请之日起一日不少细细记录到自己退役离开那天。

叶修在日后不是没有发过消息,他却一句都不敢回。

国外找工作其实并不算容易,大公司事实上还是排外的。

没有人知道,在求职屡屡受挫带来的饥寒交迫,即将失败时摇摇欲坠的煎熬折磨中,他唯一的慰藉就是这几百页曾经的消息。看着小队长习惯性的发给问候,心中总会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窃喜,好像无论何时何地,即使世界也与之作对,也依旧会有一个永远支持自己的人。

他眼睁睁看着叶修,这曾经专属自己的小队长消息一年年减少,心也一点点冷寂,不知何时,昔日天天都有的消息频率变成了几天,又有几天变成了一周,紧接着是月,年,最后终于不再有。

心冷了,即使遇到好的,也不会再起波澜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他以为他们最终重新变回了平行线,不再相遇的平行线。

他以为变成平行线的两人会不再在一起,即使相遇,也会真的相忘于江湖,被世事磨练后的自己完全可以掌控情绪。

可在世界联赛开幕式上,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心却疯狂的跳动,千里冰封,封的只是表面,岩浆依旧会疯狂的涌动,并在觉察到缝隙的一瞬,以更疯狂,更决绝的姿态喷涌而出。

即使相貌被时光镌刻痕迹,被岁月抹去棱角,被光阴改变身形,却依旧在重逢时瞬间相认:

“雪峰,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小队长。”

熟悉的对话,一如被时光偷走的七年前,

“雪峰,早上好。”

“早上好,小队长。”

真好,我没有忘了你,你也没有忘了我。

是否可以奢求,盛宴之后、泪流满面的我们可以彼此再度开始,重回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初始?

 

 

主要是,写写吴队的心理历程。

 

22 Aug 2014
 
评论(43)
 
热度(113)
  1. tsuyoshi纵时光荏苒,愿岁月静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