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三十题·误诊那几天(第十三题)10

@冬天何不来困觉   

 @蔓流云织裳 

“小队长!”拿着杯水走进来的吴雪峰险些手抖摔了杯子。

原本安静躺着的叶修终于醒来,甚至尝试着坐起,却屡屡不得要领再次摔在床上。吴雪峰吓得心惊胆战,这离头部不足20公分可就是金属床架,这要撞上去,等等,小队长你悠着点,你的手金贵着呢,不要用乱用手承担全部重量啊,你脚上还有输液针头呢!

几乎是小跑到床边托住叶修,吴雪峰长长舒了口气,“小队长你别这么能折腾成不,我才出去多大一会你就敢这么乱来?”一边重新拆开一包药用脱脂棉取下输液针头。毕竟叶修也乱动好一会儿了,要是针头真的脱离血管,再输下去一定会引起肿胀。

叶修明显还不在状态,呆呆看了好一会,似乎终于反应过来面前的是谁,想要开口说话却只见双唇一张一合,却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小队长你先别急,你昏迷了好几天,一直都只是靠葡萄糖生理盐水撑着,暂时说不出话是正常的,我马上去问问医生你可以摄取什么,你先乖乖躺着啊。”吴雪峰习惯性的半坐床上,轻抚斗神的黑发,却突然意识到眼前人已经不再是嘉王朝的十七岁小队长,手像触电一般甩开,尴尬一笑。

依旧反应缓慢的叶修微微愣了会,蓦然绽开干净微笑,微微蹭了蹭放在耳畔的左手。没有十年沉淀下的嘲讽,吴雪峰有些出神,近乎一纪的光影仿若幻梦一场,眼前的男子依旧是初见那个一心追求梦想,带着大半天真的少年。

半蹲下将额头靠在叶修额上,如同当年哄因生病而不安的少年乖乖安眠,”睡吧,小队长。“

感受到额上熟悉的温度,依旧疲乏的叶修在用尽全身力气小小颔首后重新陷入安眠。

再次苏醒的叶修是被饿醒的。

任谁好几天都没吃东西,却终于重新闻到淡淡米香都会这样吧。昏迷后刚醒来时尚且不觉,身体就像生锈太久的机器,即使最灵便的神经系统都晦涩难通,整个人都是木木的,纵然胃已经因为过久未进食而痉挛也因麻木而无感。

可是在嗅觉接触到食物香气的一瞬,全身上下所有细胞似乎一瞬间被惊动而呆滞少时,也许只有零点几秒,下一刻久不工作的胃部抗议性传出灼烧般痛感,脑部被刺激产生相应信号,支配身体寻找渴求来源。

费力睁开眼睛,依据着五感信号而下意识偏转头部,看向白色瓷碗,甚至不争气做出了吞咽行为。不过身体罢工过久,即使有了外部刺激,腺体也只能微微分泌唾液,那一口倒是空气居多。

端着米粥的王杰希无奈把另一只手伸到叶修面前晃晃,试图拉回他的注意力。可惜叶修毫不给面子,脖子一缩,视线依旧死死黏着汤碗。王杰希心情郁卒,感情自己还比不过一碗米汤?

无奈笑了笑,”叶修,别看了,再凉会就喂给你成不?“

终于舍得把眼睛从米汤上移开的叶修让王杰希颇为心酸,终于舍得看我一眼了吗?

下一刻幻想被无情打破。

眼中含泪默默抗议的叶修真心拒绝不了啊!苍白的面容,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整个人都是一副”呜呜呜你欺负我不是好人“的画风是要闹哪样?叶修你真的别看了,这粥你现在真不能喝,太烫了,你的消化系统受不了,我这是为你好啊!

一不小心说出来的王杰希就郁闷发现叶修眼神黯了黯,什么都不做的垂下眼帘,微微侧了侧身子,不肯再看自己一眼。

所以我这是彻底被嫌弃了吗?!感情在一起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比不上一碗稀粥?!吴雪峰你个混蛋,怪不得风驰电掣用保温杯盛着熬了一小时米粥赶过来,你说注意事项时一脸幸灾乐祸!

可现在真的不能给你喝啊叶修,就算是用吹的,以你被饿了这么多天的身体一样会承受不住。现在的你入口食物不能超过35°C,必须等到米汤微凉才行,况且如果已经尝到食物,每一口间隔却要好几秒,你真的能忍得住不试图抢吗?

在此之前王杰希也许还会对叶修的自制力抱一定希望,不过有了刚才那一幕,还是算了吧。

饥肠辘辘的叶修委屈等了好一会儿才算喝到粘稠而散发米香的流质食物。当中没有混杂任何需要咀嚼的食物颗粒,却依旧刺激了缓慢苏醒的消化系统。看着往日里坚强的叶修乖巧半靠在垫高的枕头上,刚入口时竟然感到几分诡异而只是像只小猫咪一样舔舐,王杰希只觉得胸口隐隐钝痛。好在这样的情况没有持续太久,经过最初几口的适应,他的身体像已经重新浮现出对食物的记忆,贪婪吞咽起来。

一碗米汤很快减低,叶修却并未露出平日饱食后餍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一个黑洞,刚才喝下去的东西不仅未能安抚饥饿,反而彻底唤醒心中的欲念,理智的枷锁正在被挣扎的凶兽迅速侵蚀。难耐的叶修不得不再度可怜兮兮看向王杰希,只可惜即使喉部已然被液体滋润,却依旧难以发声,略微试了下,还是选择了最简单的眼神示意。

刚要起身的王杰希感到一股小小拉力,低头看去,原来是叶修用手揪住了身上衬衫。扭头看向手的主人,尽管读懂了叶修的意思,王杰希却也爱莫能助。

刚苏醒的身体这几天都不可能吃太多东西,这么闹了回,他们如何敢再由着叶修折腾自己?

比赛这段时间,尽管和其他几人联手压制黄少天周泽楷苏沐橙,强迫他们将注意力全数集中在比赛上,可只有自己知道,失去安眠药的帮助,只会时时惊醒,几乎没法沉睡超过一小时。

几乎一闭眼就看到叶修一个人,只有一个人的躺在白墙白地板白天花板白窗帘白床单的房间中,一动不动,无论自己如何挣扎追赶,他们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拼尽全力也只能看着那个人静静躺着却无法接近,下一刻就是汗涔涔的惊醒,心跳如鼓,下一刻就会本断。

白天他是理智的魔术师,晚上是被噩梦束缚的王杰希,明明是完整的一个人,却被深深劈成两半,白昼黑夜的人格互相指责反对彼此,他觉得自己快疯了。

而在撞到喻文州时,对方从衣袋中掉下的药瓶告诉他,大家都一样,梦魇的不止一人。

收回思绪,轻轻地吻了吻叶修,就像羽毛落在淡色唇上,”叶修,答应我,下次别再这样了。“

伸手托住枕边人后脑勺,心中默默接上,叶修,别再出事了,你知不知道,我们这几天都快被自己逼疯了。

 

 

一纪是指木星绕地球一周,约莫十二年

 说明一下,一片白的大眼的梦境不是说的医院啊,那应该看成心理暗示,通篇雪白暗示的是灵堂,大眼追不到叶神,其实是折射出王杰希害怕叶修会死,那就真的再也碰不了叶修了

 

说甜就是要甜!

有妹子抗议没有吴叶,其实我也很后悔把戏份给了邱非,荣耀联赛期间的文还没完,应该还有几题,那啥,妹子们投个票呗,允不允许我把第十四题写成平行宇宙的吴叶,答应点Y(all叶三十题),反对N(散篇)

thanks

15 Aug 2014
 
评论(74)
 
热度(149)
  1. tsuyoshi纵时光荏苒,愿岁月静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