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三十题·误诊那几天(第十三题)9

@冬天何不来困觉   

 @蔓流云织裳 

 

”医生话多,我就精简下吧,在你们看来,不过是小·小·的·肺·炎“手机对面的人语调平稳,好似在说最普通的话题,刚才带着几分讥讽的裂痕仿佛气泡浮上水面,再无踪迹,”简而言之一句话,再晚几天,你们,就能做到平分小队长了,真正意义上的。“

没等对面再传来半点声响,吴雪峰直接挂断电话。重新走进单人病房,轻轻关上房门,像是担心惊醒安静躺下的人。病房里是铺天盖地的冷色,仿佛落下一夜雪,覆盖茫茫天地,寂静,干净,且毫无生气。

”小队长,你的识人能力还真是……“无奈摇头,不过纵然是一起构建梦想的好友,最初一个早早离开,甚至没有实现梦想的机会;后来一个得到了一切,最后却失去了一切,却在迷失本心后也无奈退场;只留下最后的幸存者,抵抗住时间冲蚀,世事侵腐,依旧不改初心,留在赛场上追逐最初的荣耀。

当初陶轩是你选的,刘皓也是你最终决定留下的,张家兴等人的出人头地也与你有着直接关系,但最后逼走你的却是他们。用药用棉签沾纯净水轻轻擦拭有些干裂的嘴唇,吴雪峰有些难过,小队长,好像过了这么多年,你的眼光依旧不怎么样啊,一个就会哭,一个竟然选择逃避,最后守在身边的竟然只有你的十年宿敌韩文清,还有个轮回的小子。就算比赛再忙,难道他们连拜托别人带句话,买两束花都做不到吗?

放下棉签,拿出护手霜细细涂抹在叶修外形优美的手上,温柔按摩手指手腕关节,轻轻低语”我说小队长啊,在嘉世那三年你就成天要我照顾,甚至连买包泡面都不肯动,怎么都这么大了还是这样,亏得我还说找你要要账什么的,你要再不醒,这账单我可要利滚利了,到时候你要可不能不认账啊。“

床上沉睡的人只是乖乖闭着眼睛,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队长,这个真正平分到底是什么意思?”黄少天看着会议室内自从电话挂断后就出现的诡异气氛,只觉汗毛倒竖,摸摸磨蹭了下冰冷的手臂。

“少天,别问了。”喻文州只能这样回答,真正意义上的平分,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做到完全公平?吴队说的,该不会是。。。。。。

“我,看前辈。”周泽楷几乎快要哭出来,只觉眼睛酸涩,不得不眨个不停,胸口闷得几乎想狂吼,十指绞在一起毫无怜惜,原本英俊的面容甚至有些轻微扭曲。

“队长,”江波涛脸色肃穆,“大局为重,叶神那儿有我和韩队,实在不行还有其他战队来观光的队员。你现在这样,如果叶神醒了只怕会心疼,对他康复不好。”

“江波涛,你照顾了叶修前辈这么久竟然就没看出什么不对吗?”肖时钦也急了,照吴前辈那说法,叶修前辈现在肯定情形不妙,否则以同队前辈留下的只言片语,绝对不至于如此尖酸刻薄。

“哥哥,叶修哥。”轻轻地啜泣传来,几乎被绷紧的神经却不得不再压上一块巨石。

“苏队?”坐在旁边的王杰希有些手慢脚乱从衣袋中翻出几张白纸,略显笨拙的替苏沐橙擦去不断滚落的泪珠,却发现苏沐橙反而哭的更加厉害。其他人也有些傻眼,但更多的是担忧。

到底该怎么哄?hold不住的魔术师赶快求救,SOS近实体化。

其他人一脸爱莫能助,年纪轻轻接触荣耀,这款游戏几乎占据了生命中最美好时段的绝大部分。战术,比赛,抢BOSS,做攻略,参与研究银装,争夺副本首杀,数不胜数的事情让他们不由自主压榨出时光最精华部分,心甘情愿交给不被外人长辈理解的”不务正业“。

早期为了保护梦想不夭折而没有时间学习这些,待到登临绝顶,却已经被一个嘲讽傲气随意懒散又无解的敌人不知不觉偷走全部心绪,一丝一点都被对方一举一动牵着走,又如何分出时间去学习这些?

叶修从来不用别人哄,他只会操纵斗神挥着却邪,指挥君莫笑使用散人快打将一切阻隔毫不留情敲碎!

但现在,苏沐橙哭了,根本止不住,唯一能安抚的叶修不在,为了保证队伍发挥又无法让被隐瞒者帮助。

这是现场版的作茧自缚吗?诸位大神搅得心神抑郁。

接触最久的韩文清张新杰忧心忡忡对视一眼,由叶修一手带出的苏沐橙显然完美继承了叶修的性格,认识良久,饶是闺中密友楚云秀也未见联盟第一枪炮落泪。

只能勉强参照书上套路的张新杰忐忑不安的想要过去,将苏沐橙搂在怀里一一书上好像说,女孩子哭的时候会比较缺乏安全感,用譬如拥抱等手段可以较为有效的安抚?用推眼镜掩饰内心紧张的张新杰努力回想。

却被一记狠狠地拍桌声打断。

黄少天脸色酽红,眼角几乎都被血丝遮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仔细呵护的手已经因为反作用力而充血,他却仿佛毫无察觉。

”不行我要去找叶修,你们该咋是咋!“大口喘息说完几个字,黄少天迫不及待扑向大门,却被韩文清不客气压制。没有意料到的黄少天险些一把摔在地板上,当即不管不顾,转身就是一拳直揍韩文清面门,顺带飞起一脚攻向下阴。

即使常年坚持锻炼,韩文清也只是个宅男,黄少天到底是恨到极点超水平发挥,纵然预计落拳点,身体也没法完全避过。只来得及勉强避开的韩文清虽然重重挨了一记,忍痛反手就是一记擒拿术将黄少天压制在会议桌上。

”周队,你要去哪里?“正欲趁着大家都被黄少天韩文清冲突吸引注意力时跑出去,却被人死死按在椅子上,坐在对面的喻文州是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后?

”抱歉,虽然很无情,但是周队黄少,你们不能走,如果现在放任你们去看叶修,先不说影响发挥的直接后果,如果被捅出去,会有什么后果还需要提醒吗?“看着被拿下的黄少天,张新杰放弃原先主意,还是先搞定这两个人吧。

苏队,抱歉了。

”再说了,你们现在跑过去又有什么用?叶修前辈并不会醒来,你以为叶修前辈会愿意影响到本次夺冠的结果吗?如果真的不在乎,他早就去医院了,“风格同样偏向严谨的肖时钦接口,”黄少,别让前辈苦心白费。“

”韩文清你呢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叶修躺在床上吗你就忍心让叶修一个人躺着放开我他们那帮永远利益优先的心脏组不去你还不去你对得起叶修的信任吗?“说到最后,声音甚至因为拔高过度而破音。

虽然因为发怒而有些失去理智,黄少天也一样凭着直觉选择了质问对象。在这种情况下想去看叶修,他的盟友只会有周泽楷,也许还会有韩文清。而且他相信,只要说服韩文清,这事基本不可能还存在阻拦。

”黄少天!“韩文清没有放送压制,”你以为你去了就是好事,就能帮到叶修?幼稚!“

”我可以很肯定告诉你,即使躺在病床上的是我,是你们在场任何一个,如果说了希望不影响他人发挥,就算现在已经躺在手术台上急救,叶修也不会来!他只会竭尽全力求取冠军。再说过分一点,就算是他面对这种情况,他也只会选择隐瞒,在最后才选择说出实情,然后一力承担所有指责愤怒。黄少天,你有什么资格去漠视叶修的苦心?“说到最后,韩文清几乎低吼了出来。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叶修,他们彼此纠缠了十年,从青年走到接近而立,那个人在面对荣耀时,从不允许被胡乱浪费这上面的真心。对不在乎的人永远是不屑一顾的漠视,但对于被选中者的胡闹,却会感到伤心痛苦。

”既然叶修认可了你,你就不应该辜负他的信任。“微微低头,喻文州不大不小的声音提醒的不止一个周泽楷。

会议室陷入沉默。

喻文州示意韩文清放下黄少天,在剥离怒火后,黄少天会正确选择的,只要叶修做下的约定,他们都会遵守,无论对错。

鱼贯而出的五人对视一眼,各自离开,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韩文清也需要继续照顾叶修。

在关上门的瞬间,会议室似乎多了几声呜咽。

随着最后一次glory出现,中国队终于坐稳了四强名额。

虽然早有预料,但见到名单浮现那一刻,所有支持者还是感到内心一松,现场掌声雷动,挥舞的中国旗帜形成红色海洋。

雀跃被电波以种种方式在几秒内传遍世界各地,即使是隔音良好的病房也隐隐可闻。

沉睡良久的人眼颊终于首次微微震动。

 

 

 

 

绝对的平分——其实那说的是火化后的骨灰,那玩意儿绝对可以完美平分╮(╯▽╰)╭

14 Aug 2014
 
评论(82)
 
热度(152)
  1. tsuyoshi纵时光荏苒,愿岁月静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