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三十题·误诊那几天(第十三题)6

@冬天何不来困觉   

 @蔓流云织裳 

喻文州独自一人坐在咖啡厅吸烟区,有生以来第一次点燃了手上的烟草。

叶修在30分钟以前就已经被送进医院,唯一有相关经验的吴雪峰抱着叶修飞奔下车,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冲了过去。

车上只剩下三个彼此知道存在却并不太乐于接受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有叶修在,他们会彼此包容——别误会,绝对不是可以容忍,只是最重要的人更喜欢安定的环境。

在荣耀中他是打遍天下的斗神,荣耀之神,在生活中只是个有点孩子气快三十的普通人,会赖床会偷懒会讨厌吃苦瓜会偶尔撒撒娇卖卖萌,日上三竿去叫他起床,还得防备着被他玩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然后被当成人体抱枕拖到床上陪他一起躺着。

他抽烟一向习惯先狠吸三口,才会长长吐出一口气,剩下的更多时候是漫不经心的叼着或者架在那儿过干瘾。对于方便面更喜欢用开水泡发而非煮,而且喜欢放榨菜而不是太多火腿肠。晚上睡觉前喜欢吃点东西垫肚子,无论是饼干方便面甚至水果,但一定要在有油脂与糖分中占一样,否则半夜醒来可能找不到人,跑出去才发现又蹲在冰箱前面一脸苦恼的找食物,或者抱着一碗泡面饼干什么大快朵颐。

比如说,泡茶喜欢喝绿茶却硬要加上菊花百合花什么的冲淡口味;打竞技场抢BOSS得偿所愿时会像只餍足的狐狸一样,特别可爱的眯着眼睛半蜷缩着身子靠在座椅上;怕痒,敏感点是肚腩,但却喜欢在冬天跑到阳台上晒太阳,那时候很喜欢靠在自己身上,让自己轻轻摸着敏感 处,迷迷糊糊时还喜欢乱蹭;还喜欢在睡前让自己给他用手轻轻梳理黑发。

慢慢将香烟放进嘴里,笨拙的模仿着叶修的动作吸了一口,却险些被烟草散发出的辛辣气息呛住。有些难受的微微咳嗽,所幸这家咖啡厅吸烟区灯光暧昧,倒也没引起太多注意。

喻文州凭着不太熟练的英语要了几块小蛋糕,精致的糕点在刻意营造的气氛中不失典雅可爱,倒是前台的金发女孩意外看了他好几眼。吓得喻文州心情忐忑,差点以为过于疏忽大意,泄露身份——如果真被认出来,现在的自己有没有太多心思虚以委蛇,要真出了什么篓子,叶修肯定会气的不轻吧。

到时候,那种漫不经心却能气死人语调的讽刺与选为JJC地图的PVP肯定少不了,没准还会连累少天。

他是该感谢大街小巷的中国队支持者已经已经走出国门,满印Made in China的周边吗?

韩文清的质问犹在耳侧,“你们几个,真够能耐!”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韩文清竟然会用那种不满至极的语调说话,果然是气的不轻吗?

不过也确实够能耐,四个战术大师,一个机会主义者加个昼夜相伴的枪王,和叶修在一起了至少两年,在今天之前还真没看出什么,他们果然够能耐。

微微磨蹭着被摔出几条裂缝的手机,他是该感慨够结实还是永远无法弥补的裂痕?

对面广场的大型平板电视依旧在尽职尽责转播着第一届世界荣耀联赛相关,荣耀第一俊男美女周泽楷苏沐橙再加上号称斗神接班人的孙翔,坐在中间的苏沐橙明显掌控局面,周泽楷只是维持着完美微笑,不时点头,用单音节词应对媒体,孙翔则时不时皱眉,尤其在有话题不对时,总是被苏沐橙接口——孙翔明显是被苏沐橙踩了几脚,吃痛闭嘴。

就是不知道等会孙翔还走不走得了路。

喻文州尽可能胡思乱想,将叶修的事情完美遮掩已经耗尽心力,坐在医院外的椅子上那几分钟,他差点以为自己会疯掉。仿佛灵魂中最重要的一块在光鲜表面下却不为人知病变,自己却要生生挖掉将其递给其他人,然后傻傻毫无作为等待最终宣判——

那是我的一部分,我生命最不可缺失的意义,我却不能为他做出半点。

能够斥责黄少天冷静,那只是因为在场只有他们两个,就像当年魏队长离去,他也必须维持冷静去安抚濒临崩溃的蓝雨未来,少年剑圣。

好像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必须保持冷静,克制。

但是韩文清,你那是什么眼神,什么语气!我对他的爱,不比你少,不比你低!没有及时察觉是我失职,但并不意味着你有资格质疑我的真心!叶修决心要做的事,无论何时何地,从未失败,你敢保证你一定能发现吗!

“是的,这次胜利的确是,不应该说很大程度上都是领队,也就是叶修哥的手笔,他提前预料到了,毕竟,一个战术不能用两次嘛。”

忍受不了那种气氛的他只能自欺欺人逃走,所幸几乎从一米八高度凌空摔下的手机还能用。

“话不能这么说,无论何时何地,我们的目标都是冠军,如果一定要说——在保级的基础上,力争冠军怎么样?”

法国队队长果然需要重视,如果不是他们判断失误,肯定还是一场硬仗,全胜估计还是困难的,希望下次能遇到可以使用拆迁流的地图,大家运算也不容易。

“如果一定要指责我们使诈,那就写成将计就计怎么样?”

将计就计,果然是前辈的……不,下一场是哪个队来着?少天现在不适合上场,要不要和孙翔或者周泽楷练习下配合?话说沐雨橙风配上索克萨尔的战术似乎练得不够?

“领队吗?他们啊,也许买东西去了?大家说好了,赢了要大吃一场好好庆祝啊,这位帅哥别问了,不会告诉你地址的^_^"

蛋糕好甜,叶修会……太甜了,难怪那妹子那样看着自己,估计他是第一个点这么多的人啊,外国食物真的好坑爹——叶修怎么会喜欢吃的?

微笑着用勺子坚定不移将甜得发腻的厚厚糖霜喂进口中,后边的采访充耳不闻,就连身边味道各异的烟草气息似乎也全数隔绝,心苦就多吃甜食,真的有用吗?

低头把脸埋进手掌,忍了许久的泪水无声无息落下,叶修,叶修。

上天,请你们不要夺走他,不要夺走我心中的唯一,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能留下他。

手机响起熟悉的震动,终于,还是来了吗?

 

”喻队,现在是晚上九点十一分。“正要打开房门,身后却传来熟悉的声音。

依旧温文尔雅仪表堂堂的喻文州维持着完美仪态,平静的好似平常”张队,有事?“

”你今天下午,去了哪里?“王杰希的声音冷得像刀子,”黄少天呢?“

”怎么也联系不上你们啊。”借着光滑门上的镜面发射,喻文州模糊看见张扶了扶镜架,“没什么要说的吗?”

“还是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肖时钦微笑开口。

僵了几秒,也许更长,“抱歉,我累了,有事明天说吧。”

“是叶修?”久不开口的王杰希直接挑明。

喻文州不发一言,转身对视,眼前的三人却毫不动摇。咬了咬牙,他转身低头开门,“进来。”

随着熟悉的关门声响起,斜对角的房门打开,周泽楷手抖个不停,睡了一下午的他想要出门买点吃食,却看见战术大师齐聚一堂。

微微打开的房门与黑暗的室内环境让他没被发现,安静的走廊与墙壁反射保证了即使低语也能被职业选手的耳力听清。

叶修。

 

 

说好的甜就要甜——我说了要回忆杀吧

本来是想让喻队在医院大门口看着苏沐橙他们的采访的,不过——我突然想起我不知道这种情况的急救顺序啊QAQ

泪目

11 Aug 2014
 
评论(49)
 
热度(142)
  1. tsuyoshi纵时光荏苒,愿岁月静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