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语 第七章

不完整版我删除了^_^,感谢每一位愿意看下来的妹子们。终于可以刷正题了233不容易啊不容易,我可以保证,前面每一章(除了第三章)都是必须的伏笔,如果记不清楚伏笔到底在哪里,各位需要我在最后给链接吗?^_^

 

 

高英杰有些郁闷的看着四周。

现在的他们处于一片由阵法凝聚而成的空间中,刻刀乔一帆,玉笔安文逸,风铃包荣兴,还有暂时不能完全化形的手串邱非都在。困住每个人的阵法都不同,身为银针的他因为只能治疗而只是最简单的禁锢阵;一帆的是禁锢虚空;安文逸的阵法压根就不存在符文,是由叶修前辈临时抽空的能量空洞;包子所处的环境完全是真空,明显是预防他的音波;至于邱非,高英杰有些不忍心看下去,那密密麻麻各色繁复阵法一个罩一个,他几乎要看不清邱非的本体。

——本源天赋技能还是早点领悟好啊,高英杰不由感叹。对于邱非的遭遇,腼腆的银针表示深切同情,这阵法都是叶修前辈指示着所有前辈一起出手布置的,能量之多变,能力之全面,符文之复杂,总而言之一句话,凭他们几个,别想解开就是了。

不过要真解开,恐怕后果更严重吧。

想到这儿,高英杰异常坦然的选择了继续背书。话说回来,叶修前辈你为什么要搜集如此多的古籍?《本草纲目》都有整整六种版本,可老师要求我全部背下来啊。自己真的做得到吗?看着厚厚的一沓书,高英杰有些丧气。

与此同时间,虚晶阁内所有的老一辈的名器之灵第一次全数化为人形。刚看见时大家还有些惊奇,毕竟这样集体化为本源人身的机会着实不多,比如江波涛韩文清这些只在保护叶修时化形的,用黄少天的话来说,“老不化形我连你们的样子都快记不着了,你们就不担心日后配合的时候本剑圣认错人直接一人赏你们一剑吗?”

当看到肖时钦时,黄少天更是一句“唉唉唉那边谁呢好歹说个本体呜呜呜”却是喻文州一记诅咒让黄少天消了音。人肖时钦也是玩战术的主,同样是发小,为什么摊到自己身上就是老要收拾烂摊子,人江波涛就是周泽楷的一大助力呢?不知道因为黄少天的话唠受了多少委屈,喻文州莫名心累。

不过回想起上次被抢了求援的小周,喻文州认真考虑了下,真心觉得,还是少天这样比较好,也只有他会接到叶修难得一次的求援时,还问自己要不要一起吧。

叶修刚进虚晶阁就借着乔一帆的破碎虚空之力从王杰希手上取了息影,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到自己房间,名义上是清洗在酒吧沾染的气息。但在房间待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叶修却依旧穿着去人界的衣衫。靠在椅背上,看着王杰希递过的蓝色晶石,巴掌大的透明晶体中,十余缕气息正在不停游走,叶修的面容是前所未有的严肃郑重。

估摸时间不早了,叶修方才起身从衣橱中取出一个紫檀木盒,木盒通体光滑,看不见半点缝隙接口,浑然一体,并无半点装饰。却在接触到主人无名指血时,自动分开。不过半尺见方的木盒层层剥离,在空气中如同花瓣开放,最终托起一婴儿拳头大小圆珠。

取下圆珠,叶修正欲将那枚裂纹翡翠一并取出,双手却只在暗格机关上流连。垂下眼睑,还是算了吧,到底出事的地方在缅甸而非中原,况且,翡翠的生成必须要数亿年,没准是上一次阻灵结界不稳造成的呢?没有把握的事,还是先别告诉他们,省得又乱想。

疾步走向偏厅,隔得老远就听到黄少天在叽叽喳喳配着其他人时不时刺激一下。叶修几乎可以想象出老韩越来越黑的脸色,还有肖时钦王杰希不动声色的煽风点火,喻文州肯定又是一脸苦笑的帮好搭档回击,小周小江九成九又在作壁上观,张新杰多半就是一张隔音符号砸下来,耳不听为净。

深吸一口气,但愿,但愿阻灵结界没事,否则,有的来一场人妖灵三族大战,无论胜负,又有几个老朋友能安然无恙?即使是实力强如族长,兼有混沌虚晶珠护体,也落得那般下场。

漫不经心的拨弄茶盏,躲在静音结界内张新杰的本源之体倒有些奇异。来自西域的蓝色琉璃沙漏缠绕的银色蔷薇枝蔓完美蜿蜒在天蓝色法袍上,细碎金点如同星辰点缀在衣裳下摆袖口衣领,纯白银十字架安静垂在胸口,雕刻的却是手持镰刀沙漏的老人*,分明牧师的装扮,张新杰本人却是褐发黑瞳。

因为彻底置身事外,第一个发现叶修到来的自然是张新杰。

但见到叶修的那一刻,张新杰只觉得胸口闷痛。作为少有掌控时间的物灵,张新杰已经能够将自身时间长久固定在最佳状态,他早已很多年没有感受到身体自身传来的痛苦。

此时的叶修不复平时的懒散随意,依旧是青色长衫,却已经不再是普通布料。淡淡的蓝色光晕中,隐约可见夹杂银色的同色青丝绣成玄妙图案,诸天星宿,神兽灵禽,飞鱼走兽,山川湖海,仙树灵药,尽在衣衫之间,纤毫必现,栩栩如生。依旧是披发,额上却多了一枚不知何物、婴儿拳头大小的圆珠。

感到不对的韩文清扭过头,看见的正是这样一幕。

韩文清眼瞳微缩,这样的叶修,他是第二次见到,到底出了什么事,叶修会破天荒披上正式华服?

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如果是平时,他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逼叶修交代个七七八八,但这样的叶修,他们却完全不能想。此时的叶修,所作所为,无人可以质疑。

所有残留下来的顶尖名器之灵,即使在诸天实力也是一流的强者,纷纷起身整理服饰,恭敬向叶修,一个单凭自己无法使用任何力量的物灵行礼,“族长。”

他们是叶修认可的人,但却不能质问他。他们所得知的一切从此刻起必须由叶修亲自告知,能问出的一切必须要先得到叶修的认可。

但此时此刻,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相同打扮,一身白衫的前任族长魂飞魄散前,不得不将染血圆珠强行打入近乎昏死的叶修体内,避免物灵一族灭族的情景。

也是上次三族大战,诸天灵族,就此仅余物灵一脉,却也只能苟延残喘,近千年缓冲努力,如今也只是堪堪恢复五层实力。

叶修,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会逼得你不得不使用几乎不肯承认的族长身份?是那只烟水晶吗?还是,灵师有了异变,足以危害物灵全族的异变?

刚占星完毕,略知内情的王杰希心头默念。

 

 

注释:

一手沙漏一手镰刀的老人,在西方传说中是掌控时间的象征,一般称呼为时间老人。张新杰本体沙漏,能力时间法则,即时间飞逝,时间凝固,时光倒流,三种法则威力逐步增加,但持续时间依次递减,发动条件与消耗越来越严苛,越来越大

29 Jul 2014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