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三十题之韩叶(瞒着你抽烟)(第三题)

第二题→all叶三十题之伞修(第四次晚归)

听到门关上的咔嚓一声,原本窝在床上装死的叶修一个鲤鱼打挺,干脆利落爬了起来。

三下五除二穿好衬衫,溜到书房,从一堆放置整齐的A4纸中量取了大概五公分的厚度,用一把薄皮铁尺插进出,将其小心翘起一角,略微用力按压。依据手上的感觉,又往下揭了几张纸,最后竟然从中一点点取出枚小钥匙。

把纸张还原,重新关上抽屉,得意一笑,老韩啊,虽说张新杰上次给了你撒白粉末的方法让我漏了老底,但这俗话说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没想到哥还会玩老方法吧?

为了保险起见,叶修特地拿出黑白抹布各一,特地在地面上与抽屉里都擦拭了遍。毕竟对手是拳皇奶霸这对组合,再小心也不为过。

确认安全,叶修松了口气,离开蹲的地方,走到靠右边的书架前。

大约十多坪的房间中,一左一右摆放不少书架。左边的很空旷,只有几次冠军的证书奖杯与些手办画报,还有就是合影留念,以及才添上些许的财政管理类书籍——为了主人能够早日分担下自家弟弟的负担——专属叶修。

右边的是韩文清的,主体是密密麻麻的各色书籍——退役后,韩文清专门去考了个成人大学。在考试前准备的书籍,练习题什么的,都被很完善的保全了下来,还有些放不下的,被放在了书架边的一个大塑料书箱中。

半跪下来,进门那边的第三个书架,从下向上数两层。移开挡在前边的书箱,伸手在被书籍遮挡住的贴近木头后边,费力摸出个又薄又大的日记本。用手上的小钥匙打开日记本上的锁,翻了密密麻麻写满字体的纸张,大约三分之一后,靠近书脊地方被挖出了长条凹槽,中间嵌着几条烟。

颇为不舍的抠出两条,摸了摸,又咬牙放了一根回去。Q市到底不是本土,尤其是被老韩刻意打过招呼后,每次偷着买烟都不啻于一次八年抗战。再加上张新杰的捣乱——只有一个人、对方偏带奶的团队赛是苦逼的。

为了藏点烟,叶修也算是机关算尽,失败多次才找到这个方法。首先,第三个书架上都是些韩文清小时候的书,比如小学语文数学小学生作文什么的,基本不会被翻阅。

其次,下面三层都是被书箱遮挡的严严实实,书箱又重,也是不会被搬开的。

第三,这日记本上已经写满了字迹,就算老韩有所怀疑,鉴于他不会私下翻阅自己资料的行为,只要现场阅读,绝对可以以个人隐私或者翻阅一会儿的说法糊弄过去,实在不行,大不了,豁出去效仿下妲己什么的。

将钥匙重新藏好,拿着烟,叶修又溜到了阳台上。感谢老魏送的富贵竹,长得又高又壮,配合其他人送的花木,基本形成一片绿荫,实在是抽烟加观察敌情的好据点啊。

颇为心酸的用打火机点上来之不易,幸存无几的烟,深深吸了口,吐出个眼圈。叶修认真反省,自己当初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会答应老韩来他这儿住啊?抽根烟都要东躲西藏,三十六计孙子兵法轮番上阵,早知如此,就算在床上被折腾死也不能应声啊,还被TMD录了音,连抵赖都做不到。

几番走神,加上确实有段时间没摸烟了,不知不觉就抽的只剩一堆白灰。脸色抽了抽,郁闷不已的叶修拿过浇花的水壶,在花盆中用手挖出个土坑,将泥土与烟灰用水混合后重新掩埋,再洒上层干土,确保无疑。

随后在水中将烟头浸没,直接拿着水壶进入厕所,将烟头与水一起冲进下水道,再三清洗后尽可能把一切复原。

松了口气,刷牙漱口,吃了点口香糖,再检查了一遍,坐在桌前吃早餐的叶修表示很放心,毁尸灭迹的很彻底。

不过吃过晚饭,叶修却又一次被韩文清叫到了书房,虽然心下嘀咕,但本着输人不输阵的心思,叶修还是强作镇定。

但看着老韩黑着张脸拿出一沓A4纸,指着纸张侧面不知何时画上、在中间歪曲掉的浅浅铅笔线,配上被翻出的,藏在其中那把小钥匙,叶修依旧脸色一白。

“该死的张新杰,这周你们霸图要能抢到BOSS,我就不姓叶。”被扔到床上的叶修心中大恨。

像看出了什么,韩文清在黑暗中冷笑开口,“等你明天能爬起来再说吧,叶修。“

又顿了顿,”再说,你不早就跟我姓了嘛。“

 

 

 

点个文吧,all叶三十题我不想全部跟着规定走,前提all叶,每楼限点三题,最好指定CP,限叶受,前22题有效,遇到相同的题目CP冲突,按时间先后来算。同时,只认楼层不认人

就像:邱叶,睡前故事这样,如果没有更多要求,我就依照你点的为主题写一篇all叶三十题之邱叶(睡前故事)

截止时间为我期末考试完。对于点到文的太太我会艾特的。每位太太在最后公布名单后都拥有一次更改机会,但只限一个CP或者一道题目。就这样吧。

如果到了最后也没筹够题目,我就在已有题目占据数目下添加我自己中意的了。(应该不会那么悲剧。。。。。。吧)

截止了我会专门开贴说明的

05 Jul 2014
 
评论(6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