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红(四)

前篇走起

这是一个很小很偏远的镇子。

有多小呢?介绍上说,尽管这个小地儿已经传承了千余年,历史甚至可以追寻到五代十国。却因为地处偏僻,完全没有受到过当权者的重视。也多亏如此,在战火连绵的年代,却幸运的躲过了一劫。

有多偏远呢?你可以把它当做现代的桃花源。在任何市面流行的行政地图上,都完全找不到它的存在。

就像一颗躲在树上的翡翠珠,不解内情的人们永远都只会将它忽略过去。

走在大街上的叶修和苏沐秋也有点发愣。

不过却是情有可原。

叶修有点惊讶的踩了踩地上的青石板,被日久天长踩踏的石板沉淀着时光的印记,幽绿的青苔顽强的在踩踏中侵蚀着路面,坑坑洼洼的凹凸是雨水的琴键。来时正在飘着小雨,将不过百多余家的黑瓦青砖房轻轻笼罩。

小小的小镇,有着小小的街道,小小的砖楼,小小的瓦当,小小的木窗。小镇基本被一个广袤的大湖包围,小小的涟漪打着小小的乌篷船。湖的周围长满黛绿的树林,只有小小的土黄色小路若隐若现。整个小镇就像是隐藏在山林中的海市蜃楼。

苏沐秋轻轻拉了叶修一把,另一支手上撑着一把十八骨油纸伞,半透明的纸面上是疏密有致的盛开艳桃。明明是妖娆的色彩,却生生显出恬淡优雅。但现在不是欣赏的时机,细雨最让人头疼的不是连绵,而是过于轻飘。小小的伞面根本无法完全挡住,只要有风,就会将衣衫发丝湿润。幸亏在小镇入口处就有一家伞铺,在买下两把纸伞后,好心的阿姨告诉他们,因为时不时会有外人来这儿旅游,虽然不多,但也有一家客栈,不过却有些远,大概要走上一两刻种。

谢过阿姨,叶修嫌弃他的伞上是合欢,不愿撑起。苏沐秋无法,只能两个大男人挤一挤,共撑一把。叶修还轻轻嘀咕了一句,为什么都是阿姨给的伞,自个的偏偏是如此女气的粉底金合欢。

对此沐秋也只能无奈笑笑,南方梅雨天气,经常昏暗异常,加上伞铺旁的大树亭亭如盖,一时之间,竟未看出伞的具体模样。不过话说回来,这天气未免太晦暗了,加上走得急,却未仔细辨认树的种类。

大概也是因为天气因素,周围的砖木结构典型江南两层小屋大门都被一块块乌黑油量的木板掩上,只有二楼的木窗中透出点点昏黄的灯光。

花了好长时间才走到客栈。也许是经营策略,或者是传统?客栈是一栋三层小楼,刷过桐漆的柱子上有了少许斑驳裂纹,隐约可见木纹。高挑的房檐在门两侧垂下两串纸灯笼,一串六个。进去时老板正在吃晚饭,柜台上点着一支白烛,幽黄的烛光下,可以隐约看出是一位头发花白,约莫五六十岁的大叔,靛蓝的衣衫倒有些清末民初的风范。

“两位,住店吗?”看着有客人,大叔放下手中的粗瓷碗,开口询问。

“嗯,一间房,多少钱?”对视一眼,强行压下心中怪异,叶修开了口。

“一天五十,可以吗?”大叔缓缓从柜台中拿出一大串钥匙。

“嗯,走时再结账,可以吗?”苏沐秋接过话头,话说回来,现在还有完全没有通电的山村小镇?而且还如此古老?

“两位,给”递给叶修和苏沐秋一把古旧的铜钥匙,“请和我来。”大叔拿着烛台,转身走出柜台,越过两人走向大门另一侧。这时叶修苏沐秋才发现,上楼的楼梯竟然在大门右侧一丈处。不过这布局到底怎么回事?柜台在大门左侧两米处,右侧却是木梯?

有点郁闷的跟着一点橘光走上二楼,长约十五米的走廊上分两侧各自分布有数道木门。门上红漆半裸,奇怪的是,有些佝偻的大叔却没有就近停下,而是在距离走廊尽头还有两三道门时停了下来。“二位,这桃居就是你们住宿了。”

跟着走来,叶修觉得有点奇怪,周围的房间并非两两对称分布,而是彼此错开。换而言之,开门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对面房门,而是发黄的白墙。“难道是为了保护隐私?或是当地传统?”

叶修沉思的时候,苏沐秋已经用钥匙打开了房门。虽然钥匙上已经有了少许绿锈,却意外灵活。大门应该是实木的,花了些力气才推开大门,里面直接就是卧室,挂着蚊帐的木床倒是颇为宽大。

“还有一点,二位,这钥匙只有一把,两位可要好生保管,一旦丢失,这房间可就进不了了。”不知从哪里摸出几只长蜡烛与火柴的店主像突然想起一般提醒。

直接借火把蜡烛点燃,叶修点了点头,拉着苏沐秋进房间,关上大门。

也不知道这蜡烛到底怎么回事,烛光总是不太强。但也可以隐约看出,这间房中除了大床,只有一个木桌并几个圆凳,一边被屏风分割开,走过去看,是一个半人高的木桶。虽然阴雨连连,房间倒是没有什么异味,反而有股淡淡清香。

松了口气,从介子空间中拿出瓶矿泉水,借着纸巾洗了脸,顺带漱了漱口。叶修有些无奈,“我们真的在现代吗?沐秋我咋觉得,咱们穿越了呢?”

“得,我还想问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苏沐秋顺带掏了几个面包出来。他们是否该庆幸,自己不是普通人,可以用芥子空间带些吃食饮水?顺带还可以用缩地之术赶路?真是不敢相信,叶修这次惹到的麻烦这么大,不仅会让他昏睡而检查不出毛病,而且还是如此与世隔绝的地方。

丝毫不知道又被狠狠记了一笔的叶修正从空间中取出自己的床单被褥——虽说不挑剔,但真心不想用别人的东西——赶了一天路,浑身都快散架的叶修也懒得管其他,三下五除二把被褥铺平就拉着沐秋上床休息了,明天的事还多着呢。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叶修有些痛苦的喝着店家提供的白粥,觉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头次发现沐秋这么狠,头天晚上虽说八点就上床了,但问题在于,体力完全透支了啊,区区十个小时,如何完全补回来?

被扶着肩膀浑浑噩噩拉去茶馆的叶修一路上都在小小的打哈欠,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不时外出的大婶大妈叔叔阿姨们露出一脸意味深长的微笑。注意到的沐秋即使感觉奇怪,却只能回了个微笑。天空雨虽然依旧飘飞却如同柳絮,因此为了扶稳身边人,苏沐秋选择了不打伞。不过现在,苏沐秋后悔了——叶修你敢不敢有点自觉顶着一头小小透明水珠长长睫毛忽闪忽闪亮晶晶水润润无辜至极真心忍不住啊!!!

苏沐秋几乎要仰天长叹,痛苦万分的在心中念起了清心咒。

茶馆酒肆自古就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尤其茶馆,古今传奇、奇闻异事、家国政策、邻里长短,无一不有,莫一不闻。赶到茶馆坐下,叶修唯一清醒的只有“我勒个擦沐秋咋怎么熟悉这儿的?不就欺负我不能随便出门嘛?”然后就半靠在竹椅靠背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阿修,醒醒。”轻轻的耳语伴着拍打,叶修默然惊醒。来时点的两杯绿茶竟然变成了三杯,不过依旧热气腾腾,只是原本泛白的天光已经再度黯淡。

“沐秋,我睡了多久?”用手肘支起身体,艰难的眨了眨眼睛,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纸巾,粘上热茶擦拭双眸。

“差不多一天吧,阿修你可真能睡,”轻笑一声,“我都把信息打听到了~回去说吧。“

一把拉起叶修,顺带打包了一份笋干和烫干丝。在小二的一声“好嘞”伴着烧开水的沸腾声,菜刀取出的碰撞声中,苏沐秋笑着开口,“对我记得清路不满?阿修啊,这镇子就三条大道,而且昨天我们一起问得,人家阿姨都把路指清楚了你还记不到,怪谁?”

“一千多年的老妖怪,装啥嫩啊?”撇撇嘴,叶修伸手接过被蕉叶包裹好的小吃,心下满意沐秋的体贴,嘴上却不饶人,“沐秋大大不会这么吝啬吧,晚饭就让我吃这?”

“我哪儿敢啦,走吧。”

回到房间大约半小时,雨势开始加大,伴着叮叮咚咚的雨声,沐秋终于开口:

”今天早上我特地补了次卦,卦象显示为吉,所以我才会带你去茶馆。而且在茶馆里我特地请了几位大爷,借口说我们是历史系学生,主要方向是民俗传说的演变。因此借着这次机会想问问当地县志。“

喝了口水,”而且阿修我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这镇上是没有女儿红的。我问过那些老人,直到最后才不经意提到女儿红,但很多老人都说,他们完全没有听说过有这种酒。“

”我又仔细描述过女儿红的特性要求,才有一位据说是掌控族谱的老者告诉我,从宋朝起,这里就没有女儿红了。”

“宋朝?”安静倾听的叶修皱了皱眉眉头,真是够巧啊。

“我又问原因,那位老者却摇头不语。最后我是让店家连连上酒菜,最后那位掌柜的听不下去了,告诉我,因为大家都不敢酿,”说到这里,苏沐秋又揉了揉眉心,想起了那位老掌柜一脸的哀伤怜惜,“小哥你说,我当初听说有人不信邪,硬要试验,但糯米酿出来的女儿红竟然在开坛时呈现血红色,更古怪的时,那闺女在结婚前硬生生不见了,直到结婚前才被人从湖中打捞出来。只可惜老人家一心盼着抱孙子,还特地去湖心桃林挖女儿红,结果,哎。”

”所以说,这镇上凡敢酿女儿红,很有可能会丧女变血酒?“

”嗯,而且后来那个管族谱的还告诉我,宋朝时这儿好像还出过一位秀女,颇得宠爱,被皇上嘉奖了。好像叫什么‘月’,久了他也记不清了。不过那女孩好像是整个族谱上唯一被认真记录下的女子呢。“

”切,说白了还不是势利。“叶修一脸不屑,要人家没有成妃,估计早就连名字都记不住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要女儿进宫了,她的女儿红咋办?“

”这,反正不会被带进宫中,估计会被一直埋在地下吧。“

”也是。沐秋,明天陪我去趟所谓的湖心桃林吧,我觉得一切都可以在哪里找到答案。“

”成,先休息吧,看你今天困得。”

“好。”

 

——————————————————————————————————

我真的能,五章之内撸完吗?痛苦捂脸

27 Jun 2014
 
评论(7)
 
热度(33)